一场音乐节与复西电教务处成绩查询旦摇滚青年13年的梦

必赢动态 2019-03-14 02:21183必赢admin

一场音乐节与复西电教务处成绩查询旦摇滚青年13年的梦

第二届Voodoo音乐节现场

2006年5月17日,多功能厅里没有开灯,迪斯科球在屋顶旋转,绿色的激光在人群扫射。台上身着黑色背心的乐队正在演奏著名前卫金属乐队Dream Theater的《As I am》。主唱“元首”一跃而起。站在右边的吉他手“皇上”踩着身前的音箱,在指板上狂飙。

突然,疾驰的吉他声与尖叫声一起戛然而止,几个小节后才再度响起。乐曲结束,“元首”转身,笑得仰面倒在地板上:“对不起皇上,我把你的电源踩掉了。” “皇上”向他比了个中指,观众也笑作一团。有人高喊:“牛逼!”       

留着莫西干头的贝斯手王雪阳在一旁笑着。他是复旦大学“乐手联盟”社团的创始人,这里是他在复旦的最后一次演出——第二届Voodoo摇滚音乐节的现场。    

让他没想到的是,之后Voodoo一度移步相辉堂,成为观众突破千人的盛会;又一度在多功能厅与五角场下沉式广场流转徘徊,在校内变得无人问津。

13年里,Voodoo浮浮沉沉,却不曾中断。对于一届届热爱摇滚的复旦学生来说,这是他们的青春故事。13年过去,有些人早已离开校园,或以乐队为生,或有了各自的事业。有些人还在这个舞台上,继续前人留下的传说。

Voodoo Child

武东路的一家饭店里,王雪阳正和朋友们喝酒。

他们每晚8点左右在这些“像是三线乡镇那种老式饭馆”的饭店聚首,走过破破烂烂的地板,找一张铺着塑料桌布、破破烂烂的桌子坐下,然后待到后半夜再离开。

突然有人说:“Jimi Hendrix的《Voodoo Child》挺牛逼的,我们的音乐节就叫Voodoo吧。”

21世纪初,国内“音乐节”的概念刚刚起步。经历了崔健、唐朝乐队、Beyond等国内摇滚乐人的辉煌时代,2000年,千余名乐迷投奔北京的第一届“迷笛”音乐节。

王雪阳小学时候就接触了摇滚乐,自学了乐器。2002年一进大学,他就想找一起做摇滚的人。

当时校内的音乐社团很多,活动却很少。后来王雪阳才发现,这些社团只是有人为了“丰富简历”而办的。“他们都不是喜欢音乐的人,是搞政治的人。”

受此影响,许多在摇滚乐上志同道合的人直到大三、大四才互相认识,组起乐队。除了在日月光华BBS的吉他版上互相熟悉,现实中,乐手们往往相识于“得利”饭店里。

酒桌上的友情十分深厚。98级数学系的陈洁珺是个吉他手,04年暑假,他和王雪阳以及另一位同学一起骑车去了西藏。三人觉得军训的迷彩服结实,就一路穿着到了拉萨。

陈洁珺在学校有个乐队叫“惊叫基督”,他的外号叫“大嘴”。后来这支乐队参加了亚洲金属音乐节,现在已经成为国内老牌的金属乐队。

王雪阳总感叹身边玩乐队的朋友相识太晚,若是早点遇到,说不定四年能做出些好东西来。于是他打算办个社团,不收社费,没有去管理社员的社长,不争,不计算,单纯地让大家认识,组乐队。王雪阳甚至想给它取名叫“乐手公社”,后来因为政治色彩太浓,改成了“乐手联盟”。

社团成立以后,拿到了1000元经费,一众成员便想着办一个演出。他们问多功能厅借场地,多厅的“老大”与他们中的一人熟悉,就没收钱;他们问常去排练的蓝手琴行借设备,琴行和他们熟悉,也没收钱。

多余的经费,王雪阳全用来买了啤酒,在多厅外堆成了一人多高的“山”。门票免费,啤酒畅饮。

除了设备、场地、演出和啤酒,其他事宜王雪阳都没有张罗——舞台和灯光交给多厅“老大”“自由发挥”;化妆、舞美和主持人都是一起喝酒的燕园剧社提供的。“你说当天有没有化妆都行的嘛,但是有人主动来给我们化妆,那挺好的,就画呗。”王雪阳说。

第一届Voodoo有6支乐队,都来自校内,都是金属乐队。10点多,演出结束了,王雪阳他们又来到“得利饭店”点上酒。

没有微信,人人网,没人给他音乐节的反馈和评价,他也不在乎。

一场音乐节与复西电教务处成绩查询旦摇滚青年13年的梦

第一届Voodoo音乐会海报

黄金时代

09级本科生向秋静站在相辉堂不算靠前的位置,台上,“元首”在演出。“元首”的名字是钱丽卿,04年本科毕业于复旦数学系,此时在哲学学院读博士。

一场音乐节与复西电教务处成绩查询旦摇滚青年13年的梦

13届Voodoo音乐节,“元首”在台上表演

此时,距离第一届Voodoo,已过去近5年。

“元首”在歌曲中间突然停下:“经过这次演出,发现我们乐队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”然后他转过头来继续唱,没有影响乐曲的进行。

躁动的金属乐舞台上,向秋静好像看到了一丝“学术气质”。“他们有把这个事情当回事来做。”

从06年秋天的第三届开始,Voodoo音乐节的场地换到了相辉堂,相辉堂也记载着这个音乐节的辉煌。

魏嘉毅是08级的国务学院的本科生,也是乐队Black Gold(黑金)的贝斯手。本科四年,他一共上了23次相辉堂,其中7次献给了Voodoo。

必赢亚洲_必赢网:一场音乐节与复西电教务处成绩查询旦摇滚青年13年的梦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必赢亚洲_必赢网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12012248号-2